我真的是如此不知足嗎?
可是我總以為那應該是基本的尊重與信任
催眠自己不應該不開心
因為我知道一切都沒有惡意

只是
我好像個傻子
或許也只能接受它、放下它吧
只是
真的好難好難
不過又能如何呢?
Let it flow...
再拍動人的瑪鋉溪溪景

全站熱搜

brook2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